岁月流逝不足惧,唯愿你我尽其欢

2022-12-19 中洋报 457次浏览


我很努力地过我的一生

像角马的迁徙,像苔藓的生长

我白皙的皮肤裹着黑色的骨骼

衣食无忧却居无定所

我见识过世间最欢畅的游戏

那是心与心的追逐与杀戮

我有过最卑微的幻想

就是安静地看一朵花,或一个人绽放

我爱过一些人,却不曾恨过谁

我在深不见底的黑夜愈坠愈深

也在万物升腾的黎明沐浴曙光

我从不拒绝痛苦和失去

就像从不拒绝幸福和收获

我是倾听者,更是书写者

我的血液是取之不尽的墨汁

我心脏的每一次起伏都是一个段落

我书写爱情,书写生命

但关于时光,我无话可说

初读这首诗,从首句“我很努力地过我的一生”开始,热情与希望层层升温,只是到了最后一句,却颓然迎来一个意料之外的转折,不免让人生出一丝对时光流逝无可奈何的悲怆之感。

然而,当慢慢复读诗句时,读完感觉却不再是无可奈何的怅然若失,反而体察出了一种平静的睥睨之感。   在生命的时序之中,我们生存、做梦、爱人,在黑夜里坠落,然后又在黎明时重燃希望。我们已如此努力地填补光阴,虽然并不完美,却也逐渐将空白的画布染成了多彩的颜色。

既然我们如此努力地生活着、书写着、充实着,那么时光匆忙又有什么关系,一如木心先生所言:“岁月不饶人,我亦不曾饶过岁月。”

时光飞逝,有时候不经意间回想,的确不免生出蹉跎之感,好像它并未向我们宣告,却已悄然夺走了美好的岁月。但细想下来,其实时光并未剥夺我们分毫,反而使生命变得日渐厚重。

记得演员咏梅的一席话曾被许多人称赞,在一个活动中,谈及年龄增长,她从容地说道:“我对工作人员说,能不能尽量别修我的照片,如果一定要修,可不可以不修掉我的皱纹,那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。”

时光流逝,尽管年岁增长,有些青涩美好的日子慢慢走远,但透过历经的那些风景,时光也给予了我们许多从前不曾有成熟和智慧。

我们都在时光里,逐渐长大,日渐成熟。

所以,不要害怕时光匆匆,而要去努力书写过程,尽情享受生命中的种种风景。如果生命的过程已足够精彩,那么时光终将老去的结果也就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
岁月流逝不足惧,唯愿你我尽其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