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坼花 春风相遇不知年

2024-03-18 中洋报 110次浏览

梅花落尽,樱桃便开了。

乡野间樱桃,花多作白色,诗人赞其“开花占得春光早,雪缀云装万萼轻”,拥簇枝头的花朵,轻巧素洁,如同一场新落的春雪。

拙政园李宅门楼前,樱桃数株,先花后叶,花蕾浥着胭脂似的,透出一点轻红,花开时却是淡粉色,望如烟霞,比“雪缀云装”的白色樱桃花多了几分娇柔之感。

民国九年,李鸿章之侄李经羲买下张之万旧宅,重加修建后,欣然入住,世称“李宅”。李宅门楼雕花古朴,上嵌“清芬奕叶”四字砖额,为康熙辛丑仲秋东皋鲍开所书,意指累世清芬,高洁自芳,此为前朝旧物,而樱桃花,却是斯人去后栽。

李宅位于拙政园南端,来者无多,庭院深静,樱桃花也开得静静,枝干苍遒如狂草书,受江南潮润的水汽所染,上面青苔蒙翳,看去苍古,与这闲庭小院却是相宜。

辛丑二月落花微雨时,闲逛拙政园,不觉走到李宅庭院,记得门上一副对联,“古迹虽陈犹在目,春风相遇不知年”,抬眼看去,莓苔铺地,花枝掩门,正合此联意境。

立在朗朗厅堂中,望那古宅门楼,在春天繁盛的樱桃花掩映下,显得庄静而恬然,行人在此门中进出,已觉恍若旧时人矣。

樱桃花娟秀,又结果酸甜可口,北地大片栽种用作经济作物,江南庭院中栽植以供欣赏者却并不多见,遍观姑苏诸园,似乎也仅拙政园李宅这一处而已。倒是唐人的宅院中,时见樱桃花和着霜月,悠悠开落。

春日庭院中的樱桃树,花枝柔软低垂,有婀娜之态,逗人流连。

樱桃花开时,唐代诗人皮日休端着酒壶在花下饮酒,悠悠然唱出:“婀娜枝香拂酒壶,向阳疑是不融酥。”樱桃的花瓣,被风吹落,飘在盏中,疑是不化的酥,就着酒香饮下,不觉醉倒。一时分不清,醉人的是花,抑或是酒。醺醺然时,惟有春风解意来扶人。

如是夜间,阶前坐看樱桃花,“纤枝瑶月弄圆霜,半入邻家半入墙”,花气和清露,侵衣欲湿,这时四下皆寂,惟见风拂花枝影摇曳,久坐忘尘,心意俱清。

皮日休是复州竟陵(今湖北天门)人,咸通十年,任苏州刺史,被苏州的温山软水滋养着,诗书性灵,“寄情疏逸……自有林下风”,虽难知其樱桃花诗创作背景,单看“半入邻家半入墙”一句,却觉分明是苏州寻常人家院落景致。

清夜廓落,树梢头一丸霜月,流光皎皎,而粉墙斑驳,映照数枝花影,姗姗然动人心意。

如此轻软婀娜好花枝,若经一番春寒,又被雨打风吹去,便多少有些寂寞。

娇花韵质,宜向美人头上开。唐朝的美人,晓起梳妆,“纤手却盘老鸦色,翠滑宝钗簪不得”,“背人不语向何处?下阶自折樱桃花”,樱桃在熹微的晨光中坼花如笑,花朵小巧,攒聚成簇,瓣子上犹带露气,娟秀妍丽,美人折取一枝,何用?自然是插向鬓边斜,以代替滑得簪不住的宝钗。

美人簪花,鬓间斜插一枝,便觉得有花明月净的好,端秀而婉约,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一般。这一枝,既是一枝花,也是一枝清凌凌的春天。

樱桃花虽美,却可惜薄命,可见世间之好,总难两全,或许这也是江南园林庭院中难觅其踪的原由。

不过数日之期,樱桃花就已开始飘零,片片花瓣依约莓苔,落如残雪,春天就过了三分之一。

等到庭院春深,莺雀飞进飞出,间或弄音清切之时,樱桃就红了。